float4ever

我想做你的吸尘器 吸你的灰尘

一个ooc的sw后传乐队au脑洞

cp:reylo,Gingerpilot(主要),finn/rose
不能接受别看了谢谢您!反正看了也是您生气!

picture this,

第一秩序是玩后朋克/黑金属的一个天团,主唱开罗人,因为脸上有疤看起来特别凶狠,最擅长嘶吼和砸琴。唱嗨的时候可能会用原力抡黑粉。作为emo开罗自己非常喜欢画眼线,所以逼团员也画眼线,乐队每个月眼线笔消费在400刀左右。大家都没有开罗精致所以画不好眼线,所以就得反复擦掉重画,这样一来消费量就上去了。姜菌负责旋律吉他,每次都要弹非常难的solo。旋律部分也要弹,因为开罗人基本是不弹琴的所以姜菌得弹两个人的部分,除此之外他还得伴唱。姜菌工资非常低,乐队地位等于没有。弹琴之余要兼职擦地板还要伺候开罗人。 phasma打鼓的,技术好人高话不多。Finn是弹贝斯的但后来因为待遇太差跳槽去反抗军了。Finn跳槽后姜菌被迫两小时内学会贝斯放到录音带里loop。十分苦逼。每次演出他们只能找别的风暴兵假弹,反正之前Finn是带头套的人家也没见过他的长相所以跳槽了也看不出来!姜菌真的苦逼啊,在这个黑暗冰冷的世界上只有猫猫对他好……

反抗军是小清新Indie/alternative四人乐队,整天用CGF这几个chord,沙币但是就是好听!芮芮四主唱,因为对粉丝好和长相好看声音好听备受喜爱。Poe是吉他手,有一把自己改造的橙色的fender订制版,每次演出都会带上因为这是他的代表色。他还会修吉他和其他乐器。Finn跳槽后换了一把白色贝斯,看来第一秩序还是对他有影响的。鼓手是rose,节奏很稳很可爱的女孩子,据说和Finn是一对。贵团的现场音效师是BB8,poe自己做的机器人。bb8是团宠了,所以焦点都在它身上。有一次一个粉丝在波波逛街的时候叫住了波波,他很高兴的以为人家要找他合影,结果这位粉丝说:“你今天没有带BB8出来耶,我觉得它好可爱,”

本来第一秩序的经理看姜菌这么辛苦要给他加薪的,但是这个演出经理想要迫害芮芮所以被开罗人开除了。天知道开罗人跟芮芮是怎么开始地下恋情的,去年他们还拼的你死我活在音乐节用绝版吉他光剑1和2号跟对方用solo pk。据说他们下台后还用原力pk,伤亡非常惨重

开罗人对同事非常暴力,尤其是对作为吉他手兼贝斯手的姜菌。雇媒体诋毁反抗军的是他,让风暴兵砸场的也是他,做坏事这点姜菌不否认。但导致第一秩序卖座不如反抗军的很多原因都是开罗的主意!到头来姜菌反而是背锅的那个人……被发脾气的开罗原力擦地板是免不了的。为了增加演出趣味开罗有时候会故意虐待姜菌both mentally and physically。虐待就算了吧但经纪公司工伤居然不带赔的,姜菌真的好气。但是开罗那么大个儿姜菌打不过,所以只能偷偷抱着猫猫哭……

在开罗人的压迫下姜菌终于忍无可忍产生了轻生和跳槽的念头。在酒吧买醉的时候他碰到了波波,姜菌提出约pao。波波觉得姜菌肯定是在耍什么诡计套话呢,但是还是同意了。好在过程中都没犯下泄密的罪行。这两个人在本次地下yue pao的过程中产生了不可言述的地下恋情。bb8和米莉森(姜菌的猫)相处的非常不融洽但是没有关心姜菌和啵啵相处融洽就好。有波波这样的☀男友对姜菌来说是一种解脱,但他们势不两立的身份也加重了姜菌的压力。姜菌感觉自己活在夹缝中。啵啵也看出他的挣扎,就提出让姜菌退出第一秩序来反抗军当键盘,反正姜菌也会弹钢琴。但是姜菌的意思是等第一秩序的合约结束和波波组一个两人乐队,像mgmt那样,于是这件事不了了之。

开罗人虽然看起来胸da无脑但是他的政治嗅觉的实际上是很灵敏的。yeah,他看出了姜菌陷入恋爱了,尽管姜菌用了很多精力伪装的不像一个陷入初恋的小女孩,还买了更高的高领夹克遮住脖子上的草莓。开罗人以为他是和phasma好上了,就讥讽的画了一张他们的小孩贴在phasma的鼓面上祝他们幸福。phasma很懵,但是她经过开罗这么一折腾也看出事情的不对头,就问姜菌到底怎么回事。phasma和姜菌是好闺蜜啦,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叫开罗人。姜菌说他最近其实是有了男朋友才魂不守舍的,姜菌求phasma别告诉开罗自己的txl因为开罗严重恐同。phasma起誓说自己不会的。

Finn也看出波波不对劲的地方,比如每周二晚上他都会不来排练,之后那天困到不行经常弹错节奏这样。这是因为在他问姜菌什么时候有空约会的时候,姜菌回答:周三周四周五我要工作,周六周日我需要个人时间还得陪猫玩耍,周一我要健身,巡演期除外。Finn问啵啵这个幸运女孩是谁,波波邪魅一笑吓得Finn虎躯一震。自此之后finn没敢再问。这个谜团直到某天波波去买酒手机放桌上没带,结果姜菌打过来,finn凑巧看到未接来电才解开的。波波给姜菌的备注是hugs。波波一般不给人奇奇怪怪的备注,因此finn觉得这个搞笑备注的来电肯定很重要就接了。电话那头的那声亲切的”下午好 叛军宰渣”使finn三观颠覆。这不是hux吗??????为什么波波会给他特别备注?finn当即挂了电话,等波波回来finn就质问他你怎么会有我们对手的电话,还给特别备注?我你都不给特别备注给他,凭什么?波波抵赖说,就是喝酒碰见留了个电话,我给他起的绰号而已。finn又说,那你怎么解释他叫你叛军宰渣的语气呢??波波说这很正常啊,我给他起绰号,他礼尚往来恶心我来了呗。finn一时间无法反驳,但觉得其中肯定有鬼,就带着一肚子疑惑离开了。

电话事件发生后姜菌跟波波说不行我觉得我们这样联络太危险了,要是事情暴露就不只是我被开除那么简单了。波波问,那怎么办?姜菌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减少一点接触频率,因为我那边也开始起疑了,还应该把见面时间打散。波波听着觉得没有问题就同意了。于是两人改到一个月见三次面,巡演期除外。因为见面时间的减少每次见面两人更加热情惹,基本上就一脖子草莓吧。所以两位先生衣柜里的高领服装突然多了起来。

敌对乐手地下恋好辛苦啊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6 )

© float4ever | Powered by LOFTER